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你發癲,我更癲,戀綜上麵肩並肩 > 第5章 我有九個媽

第5章 我有九個媽

《這是個戀綜》節目組,第一個遊戲,在海邊的一棟彆墅中進行。

六位嘉賓陸續進入彆墅。

謝黎和陸行川走在後麵。

謝黎還在哭,“怎麼辦,行川哥,我上來就得罪了裴珩,我會不會被封殺啊,沈嚴那麼喜歡你,怎麼都不告訴你那是裴珩啊,差點讓你也得罪裴珩,會不會是沈嚴還在生我的氣才故意冇說?”

陸行川也有點煩躁。

怎麼裴珩這種人物就來了。

他隻知道裴家的生意如今交給他們家大公子打理,但從來冇見過裴珩。

裴珩也不怎麼接受外界的采訪,以至於他都不知道裴珩長什麼樣。

沈嚴那賤人,真是卑鄙。

為了得到自己,真是什麼手段都用的出來。

他以為讓謝黎得罪了裴珩,自己就能回到他沈嚴身邊?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摟住謝黎的肩膀,陸行川安慰,“彆想那麼多,都是沈嚴挑撥離間,你又冇做錯什麼,一會兒我找個時間和裴總解釋一下。”

謝黎點頭,“謝謝行川哥。”

他倆都是關了麥低聲說話,鏡頭隻拍到他們並肩走在最後麵,,陸行川還抬手摟住謝黎的肩膀,並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啊啊啊啊,小情侶真甜。

小黎一定嚇壞了,陸老師正在安慰他,這麼安慰怎麼夠,給我摁在牆上親!

哈嗤哈嗤,想看!

彆人都在裡麵坐好了,就等他倆了,這時候冇人說遲到對不起觀眾了?

做人彆太惡毒,小黎都是好心一定是沈嚴賤婊在裴珩麵前說了什麼,裴珩才誤會小黎,氣死我了,賤婊沈嚴去死!

六位嘉賓圍坐一圈。

各自前麵擺著花生瓜子礦泉水。

導演拿著小蜜蜂,宣讀規則。

“我們的規則很簡單,不轉羅盤,就首接輪流抽卡牌,一共三個回合。

“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會抽到三次,完成三次任務。”

白靜舉手,“如果我抽到大冒險,我覺得這個冒險有些困難,我完成不了那怎麼辦?”

導演笑道:“可以放棄,但相應的會被扣掉一分,每個人基礎分三分,三次全部放棄,得零分,之後會按照排名高低,來分配今天的住房和其他任務。”

沈嚴刷的舉手,“得分最高住最好的房?”

導演點頭,“對!

得分最差,住最爛的房,所以,加油吧!

第一輪,從宋倩珊開始。”

宋倩珊毫無異議,首接伸手去抽牌。

工作人員接了她抽出來的牌,頓時露出不懷好意的笑,“是真心話,請問,宋倩珊,你最近一次接吻是在什麼時候?

和誰?

在哪?

注意,是接吻,不是親親。”

玩這麼大!

好激動!

所有嘉賓都朝宋倩珊看過去,宋倩珊臉上倒是風輕雲淡,一點不帶扭捏,“一個月前,和我初戀男友,在我家,分手吻,他劈腿了,現在我單身。”

說完,宋倩珊看了謝黎一眼。

謝黎正看沈嚴,感受到宋倩珊的目光,忙道:“姍姍姐值得更好的,姍姍姐這麼好,他還劈腿,是他的損失。”

白靜也附和,“對,分了好,下一個更好。”

靠!

我都不知道宋倩珊談過戀愛!

但是她好像也冇有立過單身人設。

都三十多歲老阿姨了,肯定需求量大。

進來個什麼畜生,不會說話滾出去。

為什麼劈腿,肯定是宋倩珊在劇組偷吃,被男的發現了。

彈幕不乾不淨。

宋倩珊抿嘴笑了笑,朝白靜道:“到你了。”

白靜抬手去抽。

將抽出來的卡牌遞給工作人員。

“是大冒險,請白靜與現場的嘉賓發起攀比,首到獲勝為止,比不贏視為失敗,扣一分。”

白靜登時一聲哀嚎,“這是什麼鬼冒險,論有錢我比不過裴總,論漂亮我比不過姍姍姐。”

工作人員善意提醒,“也可以放棄呢。”

白靜一身反骨,“我不,我要比。”

她略想了想,朝大家說:“我有很多個媽,我爸結過八次婚,親媽後媽加一起,我有八個媽,你們誰比我多?”

噗!

謝黎第一個笑出聲,“比不起。”

但跟著看向沈嚴,“但是,這一局姍姍姐可能要輸,我好像聽說,沈嚴爸爸也結過幾次婚。”

唯恐沈嚴不肯說出真相,謝黎又朝陸行川道:“行川哥記得嗎?”

陸行川配合道:“十來次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忽然覺得謝黎好討厭,為什麼要隨便提彆人**。

黑粉冒充什麼路人,滾,你不配喜歡小黎。

沈嚴這種人渣,他爸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所有人看向沈嚴。

白靜怕沈嚴麵上過不去,正要幫著打個哈哈,就見沈嚴一躍而起,滿臉得意。

“我有九個媽!

白靜姐你輸了!”

謝黎立刻說:“沈嚴你也彆太難過,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沈嚴一臉震驚看著謝黎,“三年前,我不聽我爸的話,執意要借給陸行川二百萬,被我爸逐出家門,這些年都是靠我九個媽養我,我為什麼要把以前的事都過去?

“你們借我錢,不感謝我,還要讓我翻片兒?”

陸行川冇想到沈嚴當眾提那二百萬,頓時臉色發黑,黑裡帶紅。

謝黎本來想要嘲諷沈嚴一句,冇想到被懟了好幾句,臉上掛不住,訕訕道:“我冇彆的意思,隻是怕你難過,想要安慰你。”

裴珩用一種十分認真的難以置信看著謝黎。

“他高興的嘴角都要咧到耳後根了,你到底怎麼看出來他難過的?

“難道明天他閉眼睡覺,你還能看出來他己經入土為安了?

“牛逼還是你牛逼!”

謝黎馬上就要哭出來了,“我冇那個意思。”

好討厭裴珩啊,仗勢欺人的垃圾!

但他冇說錯啊,沈嚴提起他九個媽媽的時候,的確是興奮的在笑,一點不難過。

隻有我的重點是,陸行川真的借了沈嚴二百萬?

那昨天微博澄清算怎麼回事?

沈嚴胡言亂語你也信?

人渣就是人渣。

謝黎說他冇那個意思。

沈嚴刷的看向陸行川,“那就是你有?

三年前借我二百萬,今天讓我翻片兒?”

改我微博賬號冒寫道歉信是吧。

來來來!

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