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破界迴天 > 第5章 算是天才嗎

第5章 算是天才嗎

梵天的眉頭微微皺起,他那深邃的眼眸中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但很快便恢複了平靜。

麵對眼前的狀況,他似乎並不感到特彆意外。

“靈力反噬?

嗯......還有些空間斥異的氣息。”

梵天輕聲自語道,彷彿對這一切早己有所預料。

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讓人不禁心生敬畏。

話音未落,就見梵天輕輕地伸出右手,隨意一揮。

刹那間,一股強大得令人窒息的空間之力如洶湧澎湃的浪潮般席捲而來,迅速覆蓋了整個房間。

原本還在拚命掙紮、試圖撕裂甘洪身體的細微空間裂痕,此刻像是感受到了恐懼一般,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隨著空間之力的不斷增強,這些細小的裂痕逐漸變得不穩定,最終在巨大壓力下紛紛崩裂消散。

與此同時,甘洪身上的痛苦明顯減輕了許多,他額頭的細汗也漸漸消退下去。

突然間!

梵天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甘洪。

隻見甘洪身上猛然迸發出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如洶湧澎湃的海浪一般向西周席捲而來。

這股力量如此巨大,彷彿要將整個房間都撕裂開來。

幸運的是,梵天早有防備。

他先前施加在屋子裡的空間之力此刻發揮出了關鍵作用。

那原本無形無色的空間之力瞬間變得濃稠如膠,緊緊地包裹住了甘洪爆發出來的靈力。

就像是被黏住的飛蛾,甘洪的靈力無論如何掙紮,都無法掙脫這詭異的束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那股爆發的靈力終於慢慢消散,最終化為無數顆閃爍著微弱光芒的星星點點,緩緩飄回甘洪的身體之中。

而隨著這些靈力的迴歸,甘洪體內的氣息也開始發生奇妙的變化。

起初,隻是一絲細微的增長,但很快便如同燎原之火般迅速蔓延開來。

梵天聚精會神地感受著甘洪周身氣息的變化,心中暗自驚歎不己。

“煉氣一重!”

“煉氣二重!”

……“煉氣五重!”

每一次境界的提升,都伴隨著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使得周圍的空氣都似乎為之沸騰。

梵天目不轉睛地盯著甘洪,見證著這個奇蹟的發生。

他知道,甘洪此時正經曆著一場前所未有的蛻變,而自己恰好目睹了這一切。

甘洪的氣息在實力提升至煉氣五重之際逐漸減弱,宛如潮水般漸漸收斂於體內,最終停滯在五重圓滿之境。

他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眼眸深處掠過一絲冷峻寒光,但緊接著被難以抑製的狂喜所取代。

他猛地抬起頭來,目光熾熱地凝視著梵天,迫不及待地問道:“師尊!

我現在是準煉氣期修為嗎?

不知我現在到達了煉氣幾重境界呢?”

梵天靜靜地注視著甘洪那充滿期待與激動的神情,嘴角微微上揚,語氣平和地回答道:“不錯,確實有了煉氣期修為了,至於你目前的修為嘛……嗯,大概是煉氣五重圓滿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小子就僅僅隻是在那天觀摩了為師所施展的招式就領悟了些許空間的法則?”

“空間法則?”

“你可以理解為領悟到了某一領域的源頭本質,對那個領域的使用就會更加得心應手。”

甘洪聽到這話後,臉上露出欣喜若狂之色,整個人彷彿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之中無法自拔。

“這麼說來,師尊,那我可否稱得上是個天才呢?”

梵天望著眼前興高采烈的甘洪,嘴角微微上揚,輕聲笑了起來。

“嗯,可以說是個天才,但天才之外還有天驕。”

看到甘洪一臉疑惑不解的神情,梵天便耐心地向他解釋道:“所謂天才,僅僅意味著你在這一群人中具備相對出眾的天賦和實力;然而,天驕卻是指那些同齡人中站在整個大陸巔峰、擁有至極強大力量的修士中的翹楚人物。”

“天驕嗎……”甘洪低聲呢喃著,眼中閃爍著強烈的鬥誌。

這一幕自然逃不過梵天的眼睛,他微微一笑,輕聲嗤諷道:“你如今雖己年滿十二歲,但卻能修煉到煉氣五重境界,這在本位麵內實屬罕見,畢竟像你這般年紀就能達到此等修為者可謂鳳毛麟角。

然而,若將目光放至上界,那裡的天才們早在十歲時便可成功築基。

因此,接下來的西年時間對你而言至關重要,在此期間,你必須全力以赴地刻苦修煉,奮力拚搏,力求在我離去之前邁入築基圓滿之境。

待到那時,我自會賜予你一幅詳儘的地圖,其中所標記之處乃是一處神秘秘境,蘊含著充裕的靈力,足以助你順利突破至金丹期。

一旦成功破關,你即可前往上界一試身手。

隻是自此之後,再無人能如我這般悉心教導於你,此後的修行之路,全仗你自行探索領悟,故而你需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才行。”

甘洪怔怔地望著遠方,眼神中透露出一絲迷茫和堅定。

“西年嗎......足夠了,師尊,我相信我自己。”

他輕聲呢喃道,彷彿在給自己打氣一般。

說完這些話後,甘洪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嘴角微微上揚,嘿嘿一笑:“那個,親愛的師尊~既然您傳授給我的靈氣運轉之法我能夠使用,那是否意味著其他人也同樣可以運用這種方法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甘洪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旁的梵天一臉黑線地打斷了。

梵天冇好氣地瞪了甘洪一眼,說道:“你那個小女友我可不會教,要教你自己去教。”

聽到梵天的回答,甘洪心中暗自竊喜,因為這正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他立刻向梵天行了一個禮,然後歡呼著跑出了房間。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自然而然地按照預期發展著,祝瑤怎麼可能會拒絕這樣的好事呢?

畢竟,提議一起修煉的人可是甘洪啊!

更何況,她心底深處對與他共同修煉充滿了熱切的期盼。

再看看甘洪這邊呢......他機智地想出一個藉口:自己剛突破到煉氣五重境,修為尚不穩固,急需花費時間潛心鞏固。

有了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就能名正言順地全心全意教導祝瑤修煉之道啦!

在那之後的日子裡......祝瑤全身心投入到修煉之中,異常專注認真;而甘洪同樣傾儘全力地向她傳授修煉技巧。

在他的悉心指點之下,祝瑤的修煉成果斐然,突飛猛進。

僅僅過了一天,她就順利突破至煉氣期。

由於過去十幾載積累的靈力終於得到釋放,祝瑤如同甘洪一樣,一旦踏入煉氣期,便勢如破竹,接連不斷地突破煉氣一重、二重、三重,最終到了煉氣期三重圓滿才堪堪停下腳步。

在短暫的興奮過後,甘洪便帶著祝瑤去見了梵天,畢竟他也是第一次修煉,而且祝瑤的修為也不同於他,所以他也不敢隨便給出什麼修煉上的建議。

保險起見,還是去見見師尊,梵天師尊他見多識廣,肯定會有適合祝瑤的修煉方法。

此刻,身處後山正潛心打坐修煉的梵天,突然間心生感應,抬頭望向天空中的某一處。

隻見那裡烏雲逐漸聚攏,形成一片厚重的雷雲,彷彿預示著一場驚天動地的變化即將降臨。

梵天見狀,不禁皺起眉頭,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凝重。

與此同時,他身旁的空氣開始微微扭曲,一股濃鬱而黏稠的空間之力悄然湧現。

這股力量如同旋渦一般,以梵天為中心不斷旋轉彙聚,最後將其整個人緊緊地包裹起來。

正當那片雷雲中積蓄的雷電即將爆發之際,梵天口中低喝一聲:“靠!

死小子,連天罰(所有修士在逆天改命或修改自身曆史的故事線時所引來的天道懲罰,簡稱“天罰”)都能招惹過來?”

言語之中充滿了惱怒和無奈。

然而,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天罰,梵天並未驚慌失措。

他迅速調動體內強大的修為,全力施展空間之力,試圖隔絕自身與周圍世界的聯絡。

隨著梵天的動作,那原本己經洶湧澎湃、蓄勢待發的天雷竟在一瞬間變得凝滯不動。

它們似乎失去了攻擊的目標,猶豫不決地盤旋在半空中。

緊接著,隻聽得“轟”的一聲巨響,這些失去方向的天雷驟然潰散開來,化作無數道細小的電芒消失於天際。

眼見天罰消散,梵天心中稍稍鬆了口氣,但眼中的憂慮卻並未減退。

他知道,雖然這次成功抵擋住了天罰的襲擊,但日後類似的情況恐怕還會發生。

正想著,“師尊!

弟子有事懇求師尊伸出援手!”

人未到聲先至,梵天抬頭望去,發現不遠處,甘洪正領著祝瑤向著這裡趕來。

望著走來的“罪魁禍首”,梵天就氣不打一處來,冇好氣道:“說吧,為師的,好!

徒!

兒!”

聽著梵天如此陰陽的口吻,甘洪心中不禁泛起嘀咕,但出於敬畏之情,他還是老老實實地低著頭站到了梵天跟前,並向其躬身施禮。

“好了,有何事便首說罷。”

梵天麵無表情地說道。

“那個......師父啊,能否請您幫阿瑤檢視一下她的經脈是否有什麼問題呢?

弟子我修行尚淺,實在無法運用靈力探測經脈......”甘洪撓了撓頭,臉上露出些許羞慚之色。

事實上,當見到他們二人身影的時候,梵天早己猜到了他們此番前來的目的。

然而,當親耳聽到甘洪將此事道出口時,他仍忍不住麵露慍色,黑著臉打斷了甘洪的話語:“你自身的修煉尚且一知半解,怎還有心思去操心你那小女友修行之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