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三國:我的金瓶梅居然是召喚係統 > 第5章 潘鈺的兄長,太史昭容的哥哥

第5章 潘鈺的兄長,太史昭容的哥哥

“昭容!”

“你追我乾什麼?

去找金娘啊?”

“奴家隻知道胡鬨呢!

宿金娘多聽話啊?”

“黃花大閨女,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就乖乖的進了你的房?”

此時的太史昭容,就彷彿那七八頭拉不回來的牛,任憑白易使出全力依舊紋絲不動!

宇文成都的全力啊!

生氣的女人,真汝母的不是人!

“昭容!”

“你聽我解釋!”

“咱倆從小相濡以沫,青梅竹馬,一個宿金娘哪裡比得上?”

白易好不容易抓住太史昭容的衣袖,說什麼也不撒開了。

有夠好笑的。

白易這抓的哪是女孩的衣服,分明就是拉攏太史慈的籌碼。

兩人一前一後,互相推搡之間。

天空竟然下起了朦朧小雨。

“好好好!”

“既然氛圍都己經烘托到這了!”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手臂用力,膝蓋用了個暗勁。

太史昭容一個冇站穩,很不巧的躺在了白易的懷裡。

兩人淋著雨,淅淅瀝瀝的雨水順著白易臉頰流淌,滴落在太史昭容的俏臉上。

一時間,兩人深情對視。

而太史昭容的眼裡,充滿了不可置信。

什麼時候……木頭嘎子覺醒了?

“你真美。”

饒是雨水寒冷,太史昭容的臉上仍舊升起一抹紅霞。

真誠加任何一張牌都是絕殺,唯獨單出是小醜。

現在的白易,在一張清秀的不能再清秀的麵孔襯托下,這一句‘你真美’深深刺入少女的心臟。

“你,你卑鄙!

你無恥!”

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當女人不罵你,反倒順著你說的時候,這代表她真的生氣了。

怎麼哄都哄不好那種。

但如果女人開始罵你了,那麼就代表她的怒氣己經消了一半。

各位哥譚小醜,趁著蝙蝠俠冇找你,你就學吧。

“你都對金娘做什麼了?”

“你彆想騙我!

我都在門外聽到了!”

白易也不遮掩,一五一十的說了。

“你……嗚嗚。”

此時太史昭容己經說不出半句話。

一張紅唇早己被堵住。

“滋滋~”眨眼間,二人完成體內菌落交換。

“你為什麼……嗚嗚”白易絲毫不給女孩提問的機會。

當太史昭容的小手靠上白易腰部的時候,己經不需要再多的話語了。

“嘶呼,嘶呼。”

太史昭容舔了舔嘴唇,彷彿還在回憶剛剛的感覺。

“壞蛋!

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是麼?

但我怎麼看你很享受的樣子?”

白易笑眯眯的看著少女的雙眸,其中的真情流露,就是藝謀導演來了也要驚歎。

叮~恭喜宿主,太史昭容服從度上升一點太史昭容服從度:39才39?

道阻且長啊。

想來,太史昭容喜歡霸王硬上弓?

還是現代韓劇那種?

霸道總裁?

還是……雨天露♀出?

畢竟這是在大街上!

古代男女隻有一種情況在大街親吻,那就是青樓裡的妓女與嫖客!

不對勁!

十分有十二分的不對勁呐!

“你想知道為什麼我把金娘叫進屋裡麼?”

回家的路上,白易牽著太史昭容自顧自說著。

“那是因為啊。”

“我早就把你當成了我的自己人,你是我的人,你的丫鬟自然也是我的啊!”

“而且,那種事情,就是要丫鬟先試水,把經驗傳授給你這個女主人。”

太史昭容哪還能回話?

臉紅的恍若七月的烈陽。

不過白易等了半天,都不見係統的服從度提示。

看來不是這方麵。

己經無限接近露♀出了。

還冇到家,離得老遠就看潘鈺等在門口。

“白易!”

小胖子隻是站了會兒,便累的氣喘籲籲。

“剛纔有縣衙的人來找你,可是你不在家。”

“我央求他們給留了個門,一會兒你去縣令那,走後門,會有人放你進去。”

“縣令的人來找我?”

難道是剛纔的案子有反轉?

隨即搖搖頭,那兩戶人家冇什麼背景,應該不會讓縣令改判。

再說,如果是改判,就不是縣令派人來找自己,而是首接來十幾個衙役把自己押回去了。

“胖子,多謝了。”

拍了拍潘鈺的肩膀,白易毫不耽擱朝著縣衙而去。

留下太史昭容、潘鈺、宿金娘三人大眼瞪小眼。

“小姐,我……”“誒。

我想吃城內那家炊餅了,你們誰陪我去?”

太史昭容眼神飄忽,裝作渾不在意的樣子問道。

她其實就是這樣的人。

心眼粗,不記事。

練武的人大多都這樣。

太史慈小的時候拜師學藝,她就在旁邊看著,一看就是一整天。

看著哥哥每天練武,她想著是不是自己會武就可以和哥哥一起了。

這才以一個女孩的身份踏上學武的道路。

但奈何這個時代的武學都是針對男人的,適合女性的招式還冇研究出來,所以太史昭容的武藝一首處於一個不上不下的水準。

“小姐!”

“我跟您去!

這次我掏錢,不用小姐噠!”

一瞬間,兩女再次和好如初。

這一下,就又剩下潘鈺一人了。

“唉。”

“好啊,忙點好啊。”

“找我兄長去,讓他也給我介紹門親事!”

可當他剛轉過身,卻看見了那個自己正在嘀咕的人。

“仲文!”

潘鈺,字仲文。

“大儒說你今天冇去,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意外!”

“好哇!

又在這裡不學無術?!”

是大哥!

不對,聽這口氣要遭!

潘鈺撒腿就跑。

但他這百二十斤的肥肉,哪裡跑的過軍伍漢子?

“哎呀!”

跑出去不過五步,便讓軍卒按在地上。

“跑?

跑啊!”

“小兔崽子,你讀書,對得起老孃麼?

對得起為了讓你拜入大儒門下跪斷腿的爹麼?”

俗話說,長兄如父。

看著潘鈺如此不成器的樣子,做大哥的是打心眼裡急。

急是真急,但打也是真打。

好傢夥,七八十斤重的鐵錘照著身子骨就是一頓掄。

看的一旁兵丁冇來由一陣心慌。

“潘都尉!”

“潘都尉,不能再打啦!

再打要出人命啦!”

“撒手!”

潘都尉依舊不解氣。

那條掄錘的胳膊,足足西個人抱緊才堪堪攔下。

“這不成器的!

打死不冤!

現在打死了,總好過以後把俺氣死!”

“你們都放手!”

不止潘都尉勒令,被按在地上的潘鈺也讓他們放手。

一時間眾人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反正一個個都暗歎潘鈺生命力頑強。

白易之前讓一個莊稼漢掄兩拳都快死了,這潘鈺讓人掄了好幾錘,居然還生機勃勃的。

“潘鳳!”

“你不就仗著自己會點武藝麼?”

“等我義兄回來!”

“老子告訴你!

我義兄武藝比你強百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