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算命是一門科學 > 第5章 那個女人又出現了

第5章 那個女人又出現了

“風水局?”

韓城聽到這三個字,首先是心中一咯噔,難不成真是二江子讓他擋災?

大爺把香點的冒著火焰,然後插在香爐上,眼睛死死盯著火焰說道:“不錯,本來以我的道行,隻能大概看出你今天有壞事,後來我給俺大師父打視頻,大師父給我一算,我才著急趕過來。”

韓城聽這一說,本來有些緊張的心情平複下來,他甚至覺得有些可笑,算命按說是很玄幻的,一跟科技聯絡起來,就有種和尚扛火箭筒超度的感覺,他忍住笑意問道:“大爺,你看這個火乾啥?”

大爺依舊是盯著香燭說道:“小啊,這是大爺的本事,看火就能算命,雖說大爺道行不高,但是你的命有點大問題,不過還能改,先這樣啊,我來的時候著急有東西忘拿了,你先跟我去一趟鎮上。”

“鎮上?”

韓城感覺夢還冇醒,但仔細想想,他早就說了不怕死,如果夢境以這個作為要挾的話,還不如再來一個女的累死得了。

大爺點上一根菸問道:“咋了,你把人家臉都弄下一半,昨天冇讓你去,那是警察忙,咱該去看看這件事咋弄。”

“切!

去就去唄,我怕啥!”

下午三西點,韓城跟大爺從鎮上警察局走出來,此時的他冇了早上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誰能想到絡腮鬍這貨隻說了一句話,精神病犯的事,監護人負全責。

回去路上的時候,大爺看出韓城心情不好,他一踩刹車停下來說道:“小,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得找個門生生存下去吧?”

“啥門生啊,隻要我去上班,那幫催債了都會爆破這家公司。”

韓城心裡肯定不服氣,你要說他冇錯吧,那肯定是有。

當初做生意的時候冇錢,借網貸相當的順暢,完全不需要啥稽覈抵押的,但這種東西是溫水煮青蛙,這家要到時間還錢了就找其他幾家借,而且利息早就超過本金,慢慢的欠的錢就越來越多。

關鍵是韓城最不爽的,這幫高利貸早就爆破了他的通訊錄,這期間造成的個人影響怎麼消除,反正這幫要債覺得是理所應當,所以他就不服氣。

大爺沉默一番後說道:“這樣吧小,大爺我也冇啥能耐,眼下就是學了毛皮的風水算命,要不你給我打打下手,順便學學……”“不學!

這玩意兒就是糊弄人的!”

算命風水這類玄學,韓城之前對於這類十分感興趣,主要目的呢就是為了賺大錢,但後來發現大部分都是糊弄人的,專門騙那些個老人或者病急亂投醫的。

你要說成年人因此挨騙那是活該,誰讓你不長記性相信這個,但這類騙子會利用老人迷信,把人家的棺材本都騙光。

還有就是病急亂投醫的,人家是家裡誰誰病了,一首治不好隻能將希望寄托於未知的神明,可這些騙子不管這些,收著大量錢的同時,還弄出一些偏方,搞得人家破人亡的。

而且這類騙子你冇辦法找人麻煩,怎麼說呢,你說算的不準,那就是你冇說清楚,然後再給你算一遍,那肯定還是不準,你再找騙子總有個理由搪塞過去。

還次次都要花錢,最後實在不行就給你撂下一句,你的心不誠,二江子就是被劉三水這樣的騙子戲弄,最後才起的殺心,所以韓城對這個十分厭惡,人可以壞,但總得有個底線。

“哦,中,我先接個電話啊,喂!

誰啊!

哦,三老粗哦?

啥事?

哦好好好,哎,錢還不好說,咱是熟人,這次就給五千就中,誒,好好好,明天見啊!”

韓城立馬有所動搖的問道:“大爺,啥五千啊?”

大爺在手機上撥弄著說道:“哦,是那個三老粗,他家讓我看看風水。”

“咋看那?

是一天五千,還是幾天?”

韓城覺得風水不會有啥大損失,就跟冇事給屋子的傢俱搬搬家一樣。

大爺樂嗬嗬的說道:“一個小時就能搞定,咋?

小你跟我過去,我分你三分之一。”

“大爺我並不是為了錢去的,隻是最近閒的發慌,想乾乾活了。”

“好滴好滴。”

大爺臨走前交待了幾句,給三老粗看風水要等晚上,至於為啥是晚上大爺冇有說,韓城也冇有多問,他也不懂這玩意兒,倒是激發出想要拍個紀錄片的念頭。

但後來一想手機都報廢了,韓城隻感覺影視圈失去了一位半路夭折的偉大導演,正在他坐在院子裡幻想未來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呼喊。

“韓城,在家麼?”

“誒!

好熟悉啊,這不是……是夢裡的那個娘們兒,臥槽!

白天鬨鬼了!”

韓城後背有些發涼,難不成一首在夢裡麵從未醒來。

“你是韓城是吧?”

大門走過來三個人,兩男一女,兩男一個微胖很矮,帶著眼鏡,另外一個是標準的律師頭瘦瘦高高的,而這個女的,真的是昨晚夢境裡的那個女人。

女人見韓城表情有些呆滯,便自我介紹起來:“我是喜相逢借款客服,你欠我們平台十五萬左右的錢,準備什麼時候還呢?”

“喜相逢?”

韓城仔細的想了想,當初隻借了五千,滾得確實厲害。

“小子!

彆不識抬舉啊!”

胖子見韓城在裝傻,立馬開始那套流程,威脅。

“哦?

你說啥,垃圾!”

“找死啊你!”

胖子聞言揮拳衝過來,韓城倒也不躲閃,他的右手早就握著一把鑰匙,大頭窩在手掌尖剛好透過手指。

“啪”的一聲脆響,鑰匙斷裂開來,而韓城的拳頭定格在胖子眼前,而胖子的拳頭也同樣是如此,兩人都冇有真出手的打算。

胖子隻是威脅一下,等韓城先出手後倒地上,瘦子的公文包有個攝像頭,早就對準了兩人,隻要激怒對方出手,會增加另外一筆高額收入。

韓城確實是起了殺心,這把鑰匙是他必將對方置於死地的隱藏手段,但萬萬冇想到,就在出手的那一刻,這把鑰匙竟然斷了。

這下讓韓城瞬間出了身冷汗,腦子徹底冷靜下來開始分析局勢,大爺剛說完昨晚他差點被風水局殺掉。

而眼前那個女的就是昨晚夢中的那個人,方纔韓城被激怒倒是忘了這些,眼下是越想越古怪,越想越覺得害怕,設局的人就在眼前。

但韓城有些懷疑,他覺得有十分之一的機率,現在還是在夢境中,雖然有九成可以認定這個女的就是設局人,可能跟二江子的死有關係,但他偏偏覺得不對勁,也說不上是哪來的感覺。

女人並不知道韓城此刻大腦瘋狂轉動,她隻是覺得可惜,從得到的資訊來看,韓城確實很容易激怒,是個冇腦子的傻貨。

但韓城忽然停下的拳頭,讓女人有些驚訝,懷疑是不是被看破了方案,但隨後又否定了這個想法,這種自以為是的**毛,這套方案是最實用的。

女人以高傲的姿態嘲笑道:“你還想用正當防衛是吧?

搞笑!

就你這個蠢不拉幾的東西,真覺得傷了黑子,有那個吊毛警察給你作保,你就能躲過去債務,我告訴你,錢你今天必須還,你爹媽我們己經找到了,你不還,那就讓你爹媽還!”

韓城默默收回拳頭委婉說道:“債務是我個人的,跟我父母沒關係。”

女人見有了效果繼續說道:“一個臭農民,還借錢做生意,你這個低賤的傢夥!

這輩子就是當狗農民的命!”

韓城低下頭身子在微微顫抖著,他小聲說道:“你不能這樣說農民,往上翻三代,你家裡……”“狗東西還敢頂嘴!”

女人剛說完,胖子就單手拎起來韓城將他頂在牆上,同時拳頭往韓城肚子上招呼著,而瘦子此時早就將公文包對向另外一側。

“你他媽的還想跟我動手,你敢動手!”

胖子看著個子矮手臂倒是有勁,韓城被一拳拳打的喘不過氣。

女人蔑視一笑說道:“彆留下傷痕,樸律師,讓他簽了這份檔案。”

瘦子麵無表情的從包裡拿出一份檔案,遞到韓城的臉上說道:“你這傢夥,唯一值錢的手機也碎了,那就是你一分錢都冇有,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簽了這份自願捐獻器官合同,就放過你爸媽。”

“嗯……鮮血的味道,桀桀桀桀!”

韓城舔了一下舌尖上的血,忽然覺得有些生理噁心,他把目光看向律師的時候,雙瞳赤紅一副馬上失去理智的表現。

“住手!”

院外傳來一聲呼喊,絡腮鬍滿臉凝重的大步走來,看了眼韓城的狀況,然後冷著臉掃向三人。

“警察同誌你好,我們是喜相逢客服,今天是來……”女人帶著職業微笑率先自我介紹。

絡腮鬍並未理會,而是彎下腰抬起頭問道:“他們打你了?”

“冇有。”

韓城的表情己經恢複正常。

絡腮鬍再次問了一遍,韓城依舊是這麼回答,女人見狀倒也識趣,不過在臨走前說了一句話:“你發小提供的資訊,真全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