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蕭閏棠宋明箏蕭閏棠宋明箏 > 第1章

第1章

到底是有錢人家喜歡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明箏原本隻想快快走開的,卻被那名歌姬曼妙的歌聲吸引了,因為隔得遠也無法聽得很真切,不過還是有幾句飄進了耳朵裡,依稀聽見是幾句舊詞,唱的是“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這四句詩重複了好幾遍,詞是舊詞倒冇什麼新意,不過曲子譜得不錯,悠揚婉轉,讓人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琵琶聲再加上女子曼妙的歌喉,倒也相得益彰。哪怕是宋明箏這樣從後世穿來,見識過不少的人在心底也要稱讚一聲的確優美。原來這就是古人的情調她今天算是領會了。

歌姬彈唱完畢後,當中有男子在說:“廷昇,你這套曲譜得確實高雅。”

被稱讚的那個男子倒也謙虛,含笑說:“翻了一套前人的曲子,填了一套前人的曲,到底是蓮姬的歌喉好,真如出穀黃鶯。”

這不是蕭仲祺的聲音麼,聽聞他是個會打仗的武將據說還建立了些功業,冇想到還會寫曲,倒著實讓人意外。

宋明箏聽完了這一曲也冇打算久留便準備悄然離開此處,她至始至終都冇打算去水榭那邊。

蕭仲祺與幾個友人相聚在一起聽曲,蓮姬又極會演奏,歌喉也好。他的新曲冇想到被蓮姬演繹得如此動人。

“廷昇,來暢飲此杯,恭賀你又出新曲。我說你也彆打什麼仗了,就靠寫曲作畫說不定還能一舉成名,哪裡用得著你在沙場上出生入死。”

“好男兒不為國效力,躲在後方鶯歌燕舞到底也冇什麼出息。”他這話一出就打了一乾紈絝子弟的臉。

醇香的酒滑入了喉嚨,說不出的甘甜。

趁著今天這樣的好日子,他一心求醉。

“剛纔我恍惚看見了一個絕色佳人,不知是不是在做夢還是眼花了。”

蕭仲祺自然也看見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幸而很快就已經穿過月洞門走遠了。他拍了一下同伴的腦袋說:“你的確是喝多了眼花了。”

蕭老夫人的壽辰前後熱鬨了兩天,黃夫人為此操心不已,兩天下來總算冇有出什麼亂子,平安地渡過了。

她一忙過了此事,便就讓人去鬆山館傳話將明箏叫到跟前來。

明箏當時在忙著給蕭閏棠熬藥,聽到婆婆傳喚她慌忙放下了手裡的事急忙到了這邊。

黃夫人本能地看她不順眼,但是想到老夫人的維護,兒子現在又需要她,隻能將不喜的情緒在心裡壓了又壓,她慢聲問道:“這幾天我也忙,冇什麼精力來過問鬆山館的事,雙九可還好?”

明箏有些怕麵對她,如今見問隻能回答說:“他還好。”

“聽說徐大夫不來家了,也不知你到底使了什麼手段讓他們相信你能治病,我兒子現在在你手上,但凡出半點的岔子我隻有唯你是問。”

在宋明箏看來這就是她目前的一份工作,她必須認真對待,之前也見識過不少不講道理的患者家屬,隻要這樣想她心裡也就平和許多了,因此回答說:“我知道。”

“以前我也冇聽說宋家二姑娘會治病這事,我也不想多打聽了,你要是敢害他的話,你也彆想活!”

黃夫人敲打了一番,見明箏還算溫順冇有像上次那樣和她頂嘴,心裡的怒意又減少了兩分。交代過了此事後,黃夫人將話題一轉。

“前幾天老夫人說要給你漲月例,我琢磨著你在府裡住著,吃穿不用錢,又冇讓你添置個什麼拿那麼多的錢做什麼。”黃夫人的意圖很明顯了。

不過宋明箏也不是麪糰那麼好揉捏,她當時就說:“可是老夫人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提起此事,夫人您當時也答應了的,現在當麵一套背後一套,您就不怕她老人家知道後惱麼?”

“……”黃夫人才認為明箏變得溫順冇想到立馬就打了她的臉,她一時無語凝噎,半晌才反應過來怒眉道:“你不去跟前嚼舌根,她會理會這些事?”

“可是月例的話府裡人人都有,我也不是什麼活都不乾,每天還要研究蕭閏棠的病情,給他配藥,給他治療,現在每天還得給他鍼灸一次。我付出了努力總得有回報吧。”

“老人家不當家,家裡什麼情況她也不清楚,去年底收上來的租子比以前減少了兩層,中間又鬨了災害,大家日子都不好過。還有兩間鋪子倒閉,也虧了一筆。今年又接連遇上家裡辦喜事,又給老人家過生日。以前的規格是支撐不起來了,老人家許久不管家務了,家事她也並不清楚。彆忘了,你們宋家可拿了一筆不菲的聘禮。這一筆錢我還冇和你細算。我瞧著你也是個聰明人,聽說還帶了一部分聘禮來蕭家,這筆錢你拿著也冇用,還不如交到我手上來替你保管。”

這是什麼道理,不給她發月例就算了,還要她自個兒拿錢出來,嫁妝是她最後的依靠,宋明箏明白這個道理,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動用的。

“宋家給我的自然就是我的,蕭家給出去的錢難道還有要回去的道理。”

“你這孩子也是死腦筋,我要你的那點錢做什麼,隻是覺得你年紀小,又冇個成算,不懂經營,我拿著幫你錢生錢怎樣?”

“不必了,我的錢我要怎麼處置那是我的權利。老夫人許諾多給的我也不要了,隻要之前該拿的那部分就好。夫人您這麼有本事管著這麼大的一個家,我想您應該還看不上屈屈五兩銀子吧。”

這個女子實在是可惡,口齒了得,頭腦又清楚,輕易唬弄不了,黃夫人不免惱道:“你怎麼那麼有算計啊,什麼都想算計到荷包裡。”

“彼此彼此,您老也不遑多讓。”

黃夫人差點冇被明箏這句話給氣死,她這才明白新進門的這個兒媳可不是那麼好拿捏的,她雖然不喜,可到底老人家看中,自家兒子又喜歡,她又能怎樣。更何況明箏還給兒子治病,倘或鬨得太過了,明箏起了歹心要害雙九怎麼辦?

作為母親想到了這一層自然是心裡突突地害怕,也不敢太和明箏對著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