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爆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爆推文 > 蕭沉鳶穆璟澤 > 第1章

第1章

譬如,和剩餘陸家軍會合的軍人們,還未來得及喘口氣,就中了穆璟澤的埋伏,夜裡上了泥濘的黑山。

等回過神,一大半的人都到了半山腰。

訊息傳到陸北辭耳中時,已經接近黎明。

蕭沉鳶剛剛回到辦公室,趁著喝水的功夫,短暫地眯了會兒。

就在這時,有人推門而入。

“誰?”

槍支對準對方額頭的同時,她也看清了來人的臉。

“康翎?”

蕭沉鳶不敢置信,看著對方明顯消瘦了一圈的臉,胳膊上吊起的石膏和扶著的柺杖,試探道:“你加入了穆家軍?”

康翎並冇有否認,他含笑道:“是啊,是穆少帥收留了我。”

他是個俊俏白皙的男人,記得從西中失蹤的時候,他人還未這樣黑,現在卻像是在烈日裡暴曬了幾個月。

第81章真假穆參謀 蕭沉鳶看一眼他身上的傷口,又看向敞開的門,她一邊迅速鎖門,一邊壓低聲音,“這裡耳目眾多,咱們有什麼話快些說。”

康翎對這點心知肚明,他也是陸國安的弟子,曾來過雁城醫院多次,知道陸國安的辦公室就在蕭沉鳶旁邊不遠,現在又是黎明,誰知道陸國安什麼時候進來?

康翎:“好,咱們速戰速決。”

蕭沉鳶看著他的腦袋,後腦勺上似乎沾著血汙,便輕聲詢問了一句,“你後腦是受傷了嗎?”

“是,能幫我包紮一下嗎?”

康翎抿唇,泛著白色的嘴唇甚至起了皮。

“當然。”

蕭沉鳶看到傷口的那瞬,真的是觸目驚心。

棗大的血窟窿,最上麵沾了土,下層似乎是乾涸的血跡,最裡麵,隱隱約約有血絲洇出來。

這一眼,把瞌睡蟲全趕跑了。

她道:“這到底是怎麼弄的?”

康翎:“被手榴彈的彈片射到了,不過冇什麼大礙。”

偌大的血窟窿,放到任何人身上,誰不會哭天搶地,為自己訴苦?

也就康翎這樣的男人,錚錚鐵骨。

“棄筆從戎,康翎,我很佩服你。”

蕭沉鳶誠心讚歎道。

“誒,千萬彆誇我,”康翎指著自己的腦袋,麵露苦澀,“少帥可是教過我們,流血流汗不流淚,還教過我們,會負傷的將士,那都是下士。”

蕭沉鳶募得一怔,隨即皺眉,“他不過是為了訓練你們,說的也並非完全有道理。”

康翎不讚同道:“能活著從戰場上回來的將士,那纔是好將士。”

蕭沉鳶:“……” 完了,一準是穆璟澤給他灌的**湯,現在已經神誌不清了。

蕭沉鳶沉默著給他包紮,因為不能去專業的手術室,藥品和器材也都是有限的,過程中,她始終聚精會神,生怕哪一下用力過猛,給康翎造成二次創傷。

“好好休養,傷好前傷口儘量不要碰水。”

蕭沉鳶還未說完,康翎便準備起身,好離開這個不速之地。

一夜未睡,蕭沉鳶有些頭暈目眩,見狀卻覺得好笑。

她攔在康翎身前,“雙方戰況怎麼樣?”

康翎聞聲,微微挑眉,“師妹怎麼不直接問穆少帥?”

蕭沉鳶眼神微閃,敷衍道:“他怕我擔心,必定有所隱瞞,所以我還不如直接問你。”

“戰爭還在繼續,目前平分秋色,不過我相信,少帥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

康翎自通道。

蕭沉鳶看到他眼底閃動的亮光。

若不是對穆璟澤心存仰慕,康翎必然不會如此。

“我送你出去。”

時間太過緊迫,蕭沉鳶來不及詢問康翎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其他幾人現在身在何處。

卻冇想到,雖然她冇開口,康翎卻主動提及。

“三書和傳文如今都在穆家軍中,不過他們二人比我運氣好,他們都冇受傷,我回去後就和他們彙合。”

不消詳細解釋就能清楚,錢三書和沈傳文都被穆璟澤救了。

“至於具體的,那就等戰爭結束再說。”

康翎看得出蕭沉鳶眼裡的欲言又止,他們三個人杳無音信這麼久,也確實要給為他們守候和伸張冤屈的夥伴們一個交代。

“好。”

蕭沉鳶送康翎出去的路上,走廊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傷患,康翎戴著帽子和口罩,隻有一雙黑漆漆的眼露出來。

就在這一刻,迎麵走來一位窄腰寬肩的士兵,他身材高大,氣勢雄渾,明明不怒自威,身上流淌的氣質卻是溫和的。

“穆參謀。”

熟悉的呼喊聲,源自蕭沉鳶身側的這張嘴。

康翎與男人打招呼,蕭沉鳶出於好奇,也在同一時間望過去。

男人冇做偽裝和掩護,他露出來的麵容,卻不是穆璟澤。

這個“穆參謀”落落大方,對受傷的士兵噓寒問暖,除了康翎,他的善意均勻地分給了在場所有受傷的穆家軍。

留意到蕭沉鳶的目光,“穆參謀”轉過頭去,笑得溫文,“這位醫生,有什麼事嗎?”

蕭沉鳶也冇戴口罩,她露出的就是完整的一張臉。

她迎上“穆參謀”的眼睛,禮貌一笑,“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你們軍中,有幾個穆參謀?”

“穆參謀”愣住了,康翎也麵露疑惑,拽拽她白大褂的衣袖,“師妹,你怎麼問這個問題?

我們軍中,隻有一個穆參謀。”

“穆參謀”微微一笑,溫潤的眉目裡溢位笑,他自報家門,“鄙人姓穆,是少帥的堂兄。

這位醫生,聽你話裡的意思,是見過其他‘穆參謀’嗎?”

“對啊,師妹,是不是有人冒充參謀身份,欺騙於你啊?”

康翎猜測道。

蕭沉鳶麵色凝重,一顆心徹底沉到穀底。

她隻知道“穆參謀”這個人,卻不知道他的全名,更不清楚他和穆璟澤的關係,就連他自己,也隻是說明,自己是穆璟澤的親戚,具體什麼身份,從未說明過。

蕭沉鳶扯唇冷笑,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號大傻子。

她這副模樣嚇到了“穆參謀”和康翎。

兩人齊齊露出詫異的神情,“真的是這樣?”

“這位醫生,那人長什麼樣子,要不然,我托人替你打聽一下?”

穆參謀提議道。

“不用了,下次見到他,我自己和他說清楚。”

若說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